安徽春源律师事务所
新闻详情

执行和解协议能否强制执行

浏览数:591
            执行和解协议能否强制执行

案情:

2000年经某中级法院判决甲公司向乙公司偿还欠款100万元,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2001年8月双方签订一份《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甲公司用自己的企业厂房及占用范围内的土地5亩(未办理房屋产权及土地使用权登记手续)抵偿给乙公司,用于清偿债务。约定甲公司公司协助乙公司办理过户登记手续。人民法院据此作出(2001)执复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甲公司用于抵偿债务的房屋及土地5亩归乙公司所有,乙公司可凭此裁定办理过户登记手续。2004年10月27日,该院向房产局发函要求办理本案涉案房地产的产权初始登记和转移登记手续并随后在未通知甲公司的情况下,为甲公司办理了房屋初始登记手续,并为甲公司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准备过户到乙公司名下,甲公司知情后,对执行行为提出异议,目前涉案房屋所有权证被注销,争议仍未解决。

争议问题:对于当事人在执行过程中达成的和解协议,当事人人未主动履行的情况下,法院能否裁定并给予强制执行?

我们认为,执行和解协议,当事人因故未能履行,法院不能裁定强制执行和解协议,理由如下:

一.执行和解协议不能作为法院强制执行的依据。

1991年《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一条:“在执行中,双方当事人自行和解达成协议的,执行员应当将协议内容记入笔录,由双方当事人签名或者盖章。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266、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在执行中双方自愿达成的和解协议,对方当事人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的,人民法院应当恢复执行,但和解协议已履行的部分应当扣除。和解协议已经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不予恢复执行。申请执行人因受欺诈、胁迫与被执行人达和解协议,或者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实际上,法律赋予了双方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的的权利。任何一方明确表示不再履行和解协议,人民法院应当依当事人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

    2013年1月1日施行的《民事诉讼法》第230条规定:“申请执行人因受欺诈、胁迫与被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或者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

    因此,案件执行过程中当事人双方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民事行为,非经过法院审判程序,不具有强制执行效力,但是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员在未开庭审判的情况下,径行根据当事人签订的所谓《执行和解协议,作出(2001)执复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并裁定:乙公司可凭此裁定到房产部门办理有关产权登记手续。这就明确赋予了和解协议具有强制执行效力。2004年10月27日,该院向市房产局发函要求办理本案涉案房地产的产权初始登记和转移登记手续。而市房产局在未通知异议人的情况下,凭借中院的执行裁定,为涉案房产办理了初始登记,并准备强制过户给本案执行申请人。

  这明显是混淆了审判行为和执行行为的本质区别,在执行阶段,只有法律规定的生效法律文书才具有执行力。执行和解协议,未被法律赋予强制执行力,不是执行根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三十条之规定,强制执行的裁定是必须被撤销的。

    二.该民事裁定等同于将非法集体土地转让行为合法化,如不依法撤销势必纵容当事人合谋骗取房产登记。

正如裁定书所说,公司用于抵偿给公司的房屋没有产权登记,土地也是集体土地,属于违章建筑,没有任何行政审批手续。根本办不了产权登记,也是法律明令禁止转让的。但是中院的民事裁定却确认了抵偿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并且明令执行申请人可以到房产登记部门不经被执行人同意,办理登记过户手续。事实上被执行人就是凭借裁定书为上述房产办理了初始登记,完全规避了政府部门对土地转让行为监管,将违法建筑和违法转让行为合法化。这种行为如果不加以纠正,社会上很多违章建筑和非法转让土地的行为完全都可以通过执行过程中达成和解协议的方式达到登记过户的目的。

   

                                                      安徽春源律师事务所

                                                           张 振

                                                        2016年6月24日